确保抗战文物安全
2021-06-04 13:1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从炮台往下行至鸟语林旁一石亭,一家四口正在此纳凉,中年男子呈打坐状倚靠在石亭护栏上。另外三名女性铺上红蓝相间的纳凉垫,脱掉鞋子,坐在亭中的石碑上不停扇着扇子。“这间亭子修得好高啊,岳麓山确实凉快。”但享受清凉的她们并不知晓自己背靠的正是“长沙会战碑”,该碑详细记录了第一次长沙会战的经过。

依学生的指引,记者来到师大岳王亭景区改建于1939年的忠烈祠。忠烈祠前,孩子们忘记暴晒,欢快地骑着单车绕圈,赤膊的大人们挥打着羽毛球拍。他们说,忠烈祠内并不长期对外开放。

文学院前的樟园里,茂盛的樟树下一片荫凉,暑期里也仍有不少学生在此休息、自习。据长沙市政协委员陈树介绍,这附近散落着长沙会战中第10军阵亡将士墓的构件与残片。樟园一些凳子和石台便是由墓的构件与水泥混合而成。记者问了在此歇息的三名学生,他们均表示,尽管天天在此路过,但完全不清楚这一段历史。

要进一步加强抗战文物的普查、收集、整理工作,切实加强文物保护和抢救性修复力度,确保抗战文物安全,积极申请筹建抗战主题纪念馆。同时,要成立相关学会,形成有长沙特色的抗战文化研究,积极宣传长沙抗战文化,相关宣传要进国防安全教育、民族团结教育、长沙历史文化教育、文学影视戏曲创作题材、文化旅游重点线路等,要加大抗战文物保护单位免费开放力度,使之成为传承历史、弘扬爱国主义的有效载体。

在记者与曹老交流期间,一位男青年登高而上,在墓前驻足良久,面对墓碑伫立深深地鞠了一躬,转身消失在赫石坡的小径里……

从岳麓山风景区南大门入口,搭乘景区观光车,10分钟不到便能抵达山顶。山顶观光车搭乘点右侧不远,有一座古炮台。在其周围,记者发现成堆的瓜子壳、丢落的烟头以及冰激凌纸袋。一对夫妇带着女儿直奔刻着“古炮台”的石碑,女子在石碑处站立,摆了三次姿势,丈夫拿着相机“咔嚓”几声,三人转身离去。身旁遗迹介绍碑上的文字,女子并没有留意。

“抗战名城”如何保护抗战历史?如何提高民众对抗战历史的认知?

炮台是长沙会战重要的遗迹。文字介绍说当年炮兵测量好周边地形,利用岳麓山的地势布置重炮旅,加配180mm榴炮弹抗击日军,在战斗中几乎弹无虚发。

“长沙抗战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上不可磨灭的辉煌。冈村宁次的军队被包围在长沙城下,冈村差点丧命。可惜至今没有一个像样的纪念馆。”对于建立长沙抗战纪念馆被搁置,湖南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柳肃不无遗憾。

明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建立长沙抗战纪念馆成为诸多政协委员的共同呼声。7月11日,长沙市政府、长沙市政协组织召开座谈会,就抗战遗址保护和抗战纪念馆建设的具体规划和建设方案展开专题研讨。“不要让一些珍贵的抗战文物在我们这些人手里面遗失了。要把这一段历史研究好,宣传好。”长沙市副市长夏建平在会上谈到。

2007年1月18日,参加长沙市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的代表喻力联合另外10名代表提出了“修建长沙抗战纪念馆”的议案。湖南大学建筑学院完成了《长沙抗战纪念馆设计方案》。2008年1月10日,方案设计评审会在湖南师大召开。由于馆址一直未能最终确定,建馆动议被搁置。

尽管在2005年8月,岳麓山第七十三军抗战阵亡将士公墓、警察纪念堂等6处抗战遗迹被修复,“但抗战遗迹的后续保护,特别是民众对历史的认知还有待加强”,长沙市政协委员陈树说。

沿会战碑向前不远是云麓宫,其前坪有阵亡将士名录碑栏。拍完照的游客一波又一波从下方的观景平台走来,但很少有人注意到手下扶着的栏杆内外刻满了细小的文字。13块石碑,按序列铭刻约五千名在长沙会战中牺牲的烈士姓名。可惜的是,石碑露天放置,被风吹雨淋,名字连同士兵曾经史诗般的家国书写已经斑驳。

2014年7月11日,在时隔7年后,长沙抗战纪念馆的筹建工作再次提上了议程。

走过岳王亭,一直向里,可寻到一条笔直陡峭的阶梯 。从160余阶异常陡峭的石阶一路向上,看到的是位于赫石坡的七十三军抗战阵亡将士墓。七十三军官兵们大部分为湖南人,为了守卫家乡,他们已连同周边的工事、纵横数里的战壕一起与赫石坡融为一体。

此剧将这场血与火的长沙会战再度拉回人们的视线。但近日三湘都市报记者走访岳麓山长沙抗战遗址却遗憾地发现,会战碑成了一些纳凉者的“靠背”,5000阵亡将士名录碑栏的字迹已经模糊……

岳麓山下另一处长沙抗战遗迹聚集地,位于湖南师范大学二里半校区。

7月21日,电视剧《战长沙》在央视收官。本剧取材于“抗战名城”长沙历经的四次大会战。 这是中日双方出动兵力最多、规模最大、历时最长的大会战。1941年的第三次会战,更是珍珠港事变以来盟国在亚洲战区中唯一的胜利。长沙会战背后,是中国军队十余万人的损失,长沙人民不计其数的损伤。

长沙市共录入不可移动抗战类资源38处,主要散布于湘江西岸的岳麓山和湘江东岸的影珠山两大山系周边,其中又以岳麓山的抗战资源最为集中,最具典型性。烈士墓、抗战遗址遗迹、以及近百件馆藏抗战文物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文化体系。

8月3日下午5时,68岁的曹湘陵老人仍在向过往行人介绍将士墓的来由,并推荐自己撰写的《七十三军抗日战史》一书。“历史不能断层,七十三军抗战阵亡将士公墓需要修补。”曹湘陵向三湘都市报记者介绍,该墓主碑上原湖南省政府主席王东原的名字在文革被抠掉且未修复;正面基座白玉碑题词人的名字,也在2006年修复时被误改,题词人应为七十三军第四任军长韩浚;政府所立保护碑上说七十三军的建制中有50师,但据历史上的军队部署图,七十三军只有15师并无50师,应予纠正。

记者最后来到离麓山景区管理处不远的警察纪念堂。第三次长沙会战期间,它成为立下赫赫军功的第九战区炮兵指挥所。如今,这里已经改装为茶馆,遗迹介绍碑被树叶覆盖了大半,文物保护碑被四大盆盆景满满遮住,看不见记载的内容。

“大部分与会人员还是赞同建立长沙抗战纪念馆,选点也已拟定赫石坡、天马山景区两处。”柳肃对本报记者说,待选址最终确定后,纪念馆的具体建设工作将展开。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cnbcpc.cn真人app下载/真人盘球入口/真人赌钱技巧视频版权所有